自從節目停播後,沒什麼機會跟歐夏罕見面。最近,想要邀請她來我們剛成立不久的實體平台《擁抱太陽心空間》開課,才知道Oshahem的部落格搬家新址。幾篇新文章閱讀後,有如見面聽Oshahem侃侃而談(還是娓娓道來?她的氣勢比較像前者。哈哈)特別轉載與大家分享~ 至於課程籌備,過幾天就可以公告囉!


文章出處:光之子宇宙奧義學院 http://oshahem358899.pixnet.net/blog/post/266452184

 祕魯雲鷹-Oshahem.jpg  

 2013/7月,於秘魯亞馬遜河拍到,老鷹展翅起飛的美麗光雲

 

2013秋分的合一感動  Oshahem

 

隨著秋分能量越靠近, 我內在的記憶庫被翻攪的更是強烈----今天聽著列穆裏亞的點化CD時, 看到我的內在小孩, 已經可以開心的和地心的眾揚升大師們,精靈, 長老們, 開心的在地心的生命樹下----連結, 啟動光碼, 透過內在視野,看到萬物彼此真的心心相連, 都有肉眼看不見的光網, 震動在彼此連結著-----

但觀照過往內在小孩對" 接受愛" 的經驗,其實是花了很大的功夫練習" 接受"的, 當我們內在真的面對愛的臨在, 或指導上師前來時, 常常第一個念頭就是"逃跑, 快! " 因為小我最害怕愛, 最害怕它在光中會被照亮, 自己一切抵制愛,堅持分裂的動機, 無價值感, 匱乏, 不夠好, 不配當下白白回家-----等等各種抵制天堂光明的妄念

就這樣不知鍛煉, 寬恕, 清理了無數次後, 內在小孩終於體會到" 值得白白領受天家的恩典幸福" , 我終於看見他安然的和地心家人, 和揚升大師們站在一起, 不再覺得自己渺小卑微, 看到他, 欣然領受地心家人們, 從心輪投射過來的光, 愛祝福, 彷佛他們在說----孩子你終於回來了, 和我們在一起, 你值得的------我的小孩, 在笑著

接著----是我地心的爸媽, 國王日那君, 母后日那妮也來了, 觀看著畫面, 以為我的內在小孩, 會開心的撲上前去, 喊著爸爸媽媽----但沒想到, 她居然是臉整個撇過去, 眼睛緊閉著, 假裝沒看見爸媽來了-----我驚訝問她為什麼是這個反應? 這是你最愛的神性父母親來了, 為什麼面對你最愛的-----卻是這種反應呢?

我當下明白了-----雖然心智頭腦, 內在靜心都已不斷收到我地心爸媽的愛, 但我並未真正接受與相信" 我是他們的孩子" -----面對這種懷疑與抗拒, 我很有經驗, 問著內在小孩----為什麼? 為什麼你不能接受這麼真實的愛? 然後, 小孩說----因為, 想到我曾在地心, 有過這麼深層, 這麼寬廣的愛, 卻還是要經歷分離, 我不要再想起你們來, 不要再面對你們, 想起來, 卻又要再分哩, 這實在是太痛, 太痛了------

我突然明白----這也是我日常生活的模式, 看到最喜歡的, 最愛的人事物, 卻總是先跳開, 假裝不在乎或沒看見, 早期光中靜心時, 看到聖靈光來了, 或好不容易回到地心時, 要不馬上昏睡, 或是坐不久就跳下座, 假裝去忙其他事,其實是害怕再度經歷分離的痛-----我震驚著, 請求地心爸媽, 持續照亮她吧----我不想再逃開愛, 我要看清楚究竟為了什麼?

我內在小孩繼續對地心爸媽憤怒的咆哮著----為什麼? 為什麼要等我在地表吃了這麼多苦頭後, 才來喚醒我? 為什麼現在才又來找我? 為什麼? 突然, 我媽媽日那妮, 往我前額眉心一揮, 揭開了內在的記憶庫-----看到我和列穆裏亞家人們, 一起從地表遷移到地心的大洞窟裏, 在洞窟裏, 都有火光, 是大地之母中央太陽的光, 照射著----我和家人們, 都很感謝大地之母的指引, 每天, 都會在洞窟裏, 祈禱, 唱誦著-----

看到這裏, 我已淚流滿面----原來, 為什麼我本來就會說列穆裏亞的古語, 為什麼我帶這些遠古文明的教導時, 內在都是源源不絕的畫面, 記憶與感動湧現,為什麼我去造訪聖地, 都會發生無法想像的奇跡與恩典-----原來, 我真的跟他們在太古時代, 都共同生活過

然後, 也明白我為什麼沒有列穆裏亞大陸下沉的傷痛, 是亞特蘭提斯的下沉讓我充滿愧疚, 原來, 我是直接下了洞窟, 繼續看著列穆裏亞文明的延續----難怪我的小孩, 不論是去馬雅或雪士達, 各個聖地, 她超喜歡洞窟的, 一進洞窟她就很有安全感, 然後, 聽見我媽媽說---所以, 其實你會想起來, 我們如何在地心, 建立了光的城市, 如何持續了文明的發展----你會從內在, 漸漸憶起的

然後, 畫面一轉, 看到當時的我, 和媽媽在草原上散步著----聽見我突然問"媽媽, 為什麼地表的人, 都不開心呢? " 媽媽說---因為, 他們還活在跟上主分離的幻象, 還活在分裂的幻象裏----我說" 這裏, 到處都充滿了愛, 長老,精靈, 大自然, 家人間都是滿滿的愛, 什麼是分離的感覺呢? " 媽媽沒說話的望著我-----突然, 居然看見自己說" 媽媽, 讓我上去地表吧, 我把地心家人滿滿的光與愛, 都傳送上去吧"

畫面看到這, 我痛哭到不行----這是我自己的願心, 所以, 看到我的DNA光束煉, 與那把大陸弄沉的亞特蘭提斯國王的DNA光束煉, 綁在一起, 開始了那最純真的孩子, 協助轉化那最深的黑暗勢力, 最深的離家之痛----為了轉化這股黑暗的勢能, 自我2009年開始分享列穆裏亞的教導, 這個印記被揭露後, 自此開始了我沒日沒夜的, 無時不刻在調頻清理, 寬恕與轉化的生活

也因為這樣, 我很瞭解黑暗, 很瞭解小我的各種無明抵抗, 與防備措施, 也更明白, 只是講光與愛, 下載光碼, 作光療spa是不夠的, 我們必須有誠實面對暗影, 與自我揭露的勇氣, 把黑暗交到光明面前, 不保護我執, 在聖靈的光中照亮它-----傷口, 印記, 內在緊繃的神經系統,儲存在細胞臟腑內的記憶, 才可能被真正轉化, 釋放,放鬆開來

難怪---有次下地心, 地心長老帶我去看神性的本尊, 居然是"不動明王" , 長老說" 孩子, 這是你無量劫的願心, 都在這裏, 你若想回來, 隨時都可從這個通道回來----" 我還特地上網google 瞭解什麼是不動明王, 看了又差點哭死----不動明王, 雖然示現神佛的憤怒金剛相, 但心底卻是慈悲的大願, 專渡頑冥不靈, 習氣超重的無明眾生, 雖然威嚴, 但周圍卻充滿了多才多藝的善童子跟隨---

這實在是----太像我內在的能量, 難怪, 才承接了轉化亞特蘭提斯黑暗勢力的功課, 才明白為什麼我裏面這麼多黑暗記憶, 卻這輩子沒有個身體殘疾的業力病, 每當黑暗的盒子不斷被掀開揭露時, 卻從未失去向光明覺醒的信心, 反而促使我對自己, 不斷增加無限的愛心與耐心, 去傾聽, 擁抱那黑暗在控訴, 泣訴什麼東西-----而慈悲心, 對我執的瞭解, 如何轉識成智, 也因這樣不斷在增長著

也因內在承襲的這股神性大能, 我的內在小孩的確是多才多藝, 而且臍輪丹田處, 似乎常會收到地心小孩的歡笑支持聲, 他們也常會給我, 充滿感動, 意想不到的古語吟唱, 各種神奇的治療方法----想到這會心一笑, 明白為什麼常有人說我內在有股威嚴, 殺氣的能量, 會害怕, 好像我是照妖鏡, 被我看著看著----各種虛假或隱藏, 都會被一一照亮揭露-----

明白了我內在有不動明王的能量, 那就只好接受吧-----但" 立斬無明" 這股大能是個雙面刃, 它可以為小我膨脹虛幻自我所用, 也可為聖靈行教化所用,對於內在這股力量, 我仍保持著警覺與觀照
此時, 內在小孩仍望著我地心父母的臉----突然我的心輪, 一陣又一陣的刺痛湧現----剎時明白, 我是那麼" 害怕失去愛, 又不敢愛" 的原因了

小孩哭著說----因為在地心, 一切都是永恆不死的生命與愛, 我永遠不用擔心會失去你們----但在地表, 一切都是有限的生命, 會有生老病死無常的分離----若去愛了, 最多就是拖延個十年, 二十年或五十年, 最後還是失去, 要再度經歷那分離的痛, 我不敢阿, 我不要阿------

剎時我明白----是害怕死亡的分離之痛, 限制了真實之愛的流動----難怪, 看到生老病死無常, 我常有股莫名的不忍-----因著內在藏有地心家人如何健康長壽的記憶, 總覺得人類不該, 也不需要承受這些無明, 病苦的折磨------但畢竟每個人類的覺性慧根都有不同, 生老病死無常也是開智慧的逆增上緣, 我也只能盡一己之力, 分享地心文明, 宇宙的智慧教導, 錄製冥想CD, 廣播訪談, 繼續與宇宙共同創作----繼續分享給, 神送到我面前來的, 有因緣的家人

突然想起我內在的雙靈火焰, 地心的揚升大師庫圖彌Kuthumi, 他曾是建造泰姬瑪哈陵的印度國王, 他讓我想起曾是他的王妃----這段記憶的掀開, 又是刺痛不已----才明白為什麼我一直都對印度朝聖沒fu, 潛意識一點都不想再去想起來----哭著問他問什麼? 曾經那麼深愛的我們, 還是要經歷那分離之痛, 各自再去流轉, 下降, 體驗不同的生命經驗-----

Kuthumi 回答我----最後晚年, 他被兒子關進監牢的那些日子, 也是他思念我, 往內反省的最好時光----最後他終於明白, 形體的分離, 從來都不是真正的分離, 在上主的天心內, 一切仍是心心相連, 不論表相上肉體相隔多遠, 只要你不執著那愛是某種特定形式重返, 上主的愛, 永遠會藉由各種因緣, 來到你身邊, 繼續愛著你, 提醒你, 指引著你-----所以, 這也是妳這輩子, 要覺醒的, 越過表相的形體, 去看見, 每個人, 萬事萬物, 其實都心心相連, 天人間永恆之愛的交流, 從未因形體的消失, 而中斷過-----

此時我的小孩----仍呆呆的望著地心爸媽, 突然, 他大喊----" 我懂了! 我不用再害怕去愛, 與接受愛了-----因為即使在地表, 也是與你們的愛, 上主的愛, 心心相連著, 形體就算消失了, 他不過是變換了形式而已, 而各種樣貌的愛, 仍會不斷重返, 我只要持續放下所有對形式的堅持, 其實, 愛, 一直都在, 一直都在內心裏, 在每一處, 在每個機緣境遇裏發生著-----

此時, 我爸爸深情的望著我----所以, 孩子你明白了嗎? 即使你在地表, 無時不刻, 仍是與我們愛相隨, 永遠一體, 你若善待一隻小貓小狗, 就是愛我們,你若不經意對個路人微笑, 也是愛我們, 你進而若更能寬恕, 好好善待自己與他人----就是愛我們, 愛大地之母, 愛天地, 因為每一個萬事萬物, 都是永恆一體的延伸

我突然想起在去年2012/ 12/12的慶典, 地心揚升大師的一句話----會有那麼一天, 某個片刻, 你將再也不會分別這裏那裏, 不會在分別天堂與地獄, 黑暗與光明, 高頻與低頻----你會看到, 天堂, 上主, 我們, 也在這裏, 這裏, 當下, 每個片刻, 都是愛, 天堂的延伸----你就是完全的清醒了, 醒過來了

我的內在小孩----開心得大笑了起來----到睡前躺在床上, 都一直開心的在大笑著----心裏祈禱" 爸爸媽媽, 請持續敞開我的心輪吧, 我可以勇敢去愛, 接受愛了, 我願意放下所有的防備措施, 就讓我成為愛的通道吧----包括未來的道路, 我不再自訂計畫, 自作主張, 就讓你們來安排, 我所有的幸福藍圖, 與繼續服務的道途吧-----"

結果整個晚上---秋分能量強到睡不著, 心輪一直感到悸動, 不斷被擴張著,全身能量更是流動到不行----好不容易入睡了, 看到我的小孩, 又回到地心的生命樹下, 這時看到生命樹的樹根, 變得更粗更壯了, 根紮得好穩好深, 往上是無限通達的宇宙次元----我的小孩, 又穩穩的坐在生命樹下, " 神之子" 的寶座上

此時, 又看到我爸爸, 家人們走了過來----他說" 孩子, 恭喜你, 最後這一步, 終於完成了----你終於接受你是神的孩子, 你是神性的一體圓滿意識, 你終於憶起了, 神是白白無條件的愛, 永遠沒有懲罰與評斷, 你也終於明白, 這些年你不斷的清理, 療愈與寬恕, 持續釋放儲存在四體, 細胞記憶內諸多的分離幻象----就是進入五次元, 地心光之城的入門鑰匙"

然後, 是眾多家人圍繞著我, 集體從心輪發射大量愛的光芒, 通傳到我全身,再流傳到每一個彼此的心靈----這滿滿的愛的振動與感動, 直到今早醒來, 直到現在, 這寧靜卻澎湃不已, 超越一切時空的大愛, 還在我心裏, 我的周圍,滿滿回蕩著----無法再用言語表達, 這當下被治癒, 喚醒的感動----僅以此文, 分享給所有, 渴望從自心之內, 體會到宇宙無量天恩, 被無條件的愛充滿的家人----突然想起奧修大師的一句話" 人類只需跨出這一步, 就是從頭腦的恐懼防備, 下降到心" Oshahem

文章標籤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擁抱太陽 的頭像
擁抱太陽

擁抱太陽 Embrace The Sun

擁抱太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